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要有快節奏更要有回味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郝天韻 孫海悦 尹琨 李婧璇  2021年03月10日08:18

“建議成立全國性網絡作家組織,讓網絡作家找到自己的‘家’”“建議加強網絡文學研究,設立網絡文學獎項”“建議規範開拓國內國外兩個市場,為網絡文學講好中國故事創造條件”“網絡文學作品要深入生活、紮根人民”“今年兩會,我們帶來了關於規範、促進網絡文學發展的提案”……

2021年全國兩會,網絡文學依舊是代表委員們關切的熱詞之一,他們為繁榮網絡文學健康發展建真言、謀良策。

創作:紮根廣袤大地

中國網絡文學自1998年痞子蔡《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發表為標誌,至今已走過20餘年發展歷程。20餘年異軍突起、大浪淘沙,至今方興未艾、前景看好。其內容題材也更為豐富、多元,從一開始的言情、玄幻、穿越小説風頭無兩,到如今的現實題材作品展露鋒芒,也讓代表委員們深思其前行方向。

“隨着網絡作家年齡增長,或者説寫作技術日益完善,使得網絡文學更加繁榮。”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文聯主席、貴州省作家協會主席歐陽黔森在接受《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比如貴州的網絡文學作家們,基本上也和傳統作家一樣,有的走到田間地頭,走到脱貧攻堅第一線,去採寫真實的題材、感人的故事,而在家裏“閉門”寫那些脱離生活的作品相對減少。

“很多人對網絡文學的概念有些誤解,覺得是一種不同的東西。網絡文學和寫在紙上的文學本質上是一樣的,只是載體不同而已。”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作協主席、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阿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是小説就應該符合小説的標準。不管是印在書上,還是發在網絡上,應該是一個標準。

如今,網絡文學深受年輕讀者的歡迎,但也正如阿來所説,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作品的本質是一樣的。“因此,網絡文學也同樣存在努力打造精品的任務。”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作家協會第九屆委員會名譽主席範小青向記者表示,工匠精神也許更多針對製造業來説的,但玉不琢不成器,她認為各行各業都需要有這種精神,包括文字工作者,如傳統文學寫作和網絡文學寫作。

“隨着生活節奏加快,有些作家寫文章,恨不得今天有想法,明天就寫出來,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趕得上時代步伐。這種快節奏對精品的生產是有影響的,真正的精品需要打磨和醖釀的。所以這對網絡文學的發展也是一個挑戰,既要適應年輕讀者快節奏的閲讀,又要讓作品精緻有回味。”範小青説。

引導:與時代同頻共振

“現在有很多網絡文學作家已經深入生活,也紮根人民了,寫出很多反映現實觀照生活的優秀作品。”歐陽黔森説。

誠如他所言,兩會前夕,由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組織的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網絡文學“百年百部”系列活動啓動。主辦方從30餘家網站徵集的作品中,遴選出“建黨百年”主題優秀作品564部,其中既有反映黨領導人民建立建設新中國、進行改革開放、實現中國夢偉大曆程的宏大題材作品,如《浩蕩》《大國重工》《大國航空》《復興之路》《春雷1979》等,也有書寫個人夢想融入國家和民族復興偉大事業中的“時代新人”和平凡勞動者的故事,如《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特別的歸鄉者》《朝陽警事》《你好消防員》等;還有《衝吧,丹娘》《血火流觴》《秋江夢憶》等優秀革命歷史題材作品。

“通過故事以及網絡的共享特性來推動我們想要傳遞給讀者的正能量內涵,會讓更多的讀者潛移默化地去感受我們想要傳遞給他們的東西,從而起到更好的效果。”參加這一活動的全國政協委員、網絡文學作家張威(唐家三少)表示。

“引導網絡文學健康繁榮發展,就要從源頭抓起。”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廖華歌告訴記者,自己也重點關注了這個活動和這批作品,“這些反映現實、紮根生活、傳承紅色基因的網絡文學精品,發揮了其應承擔的積極價值觀的導向作用。同時應加強對網絡文學創作者的培訓,讓年輕的網絡文學作家學習、重温黨史,書寫出更多反映中國共產黨百年奮鬥歷程的優秀網絡文學作品。”

廖華歌進而表示,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將互聯網內容建設和管理寫入,並提出要發展積極健康的網絡文化,這也給當下蓬勃發展的網絡文學指明瞭方向。“網絡文學要與時代發展同呼吸、共命運,就要在管理與引導方面下功夫,路徑明確,方向就準了,水平就穩了。”

“網絡文學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亟須激勵和引導。”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作家協會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告訴記者,網絡文學已成為一種思想文化現象,關係到對青少年的教育引導、培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和接班人問題。

“要在加強管理的基礎上,進行積極有效的引領。”全國政協委員、山東師範大學新聞與傳媒學院教授李掖平表示,要加強對網絡小説以引領和提升為主的規範化管理,要利用諸如學習、培訓、研討等各種方式,積極引領廣大網絡寫作者明確為什麼寫作、應該怎麼寫作。

規範:共建“有序之家”

據有關部門統計,目前在網上發表作品的網絡寫作者已達1700餘萬,與各類網站簽約者達61萬人,其數量規模和發展速度遠超傳統作家。

“然而從整體上看,當下對網絡作家的組織、團結、引導、服務、協調工作,還不符合網絡文學迅猛發展的形勢。”陳崎嶸表示,沒有全國性網絡作家組織,網絡作家便找不到自己的“家”,各地網絡作協各自為政,就是其中一個突出問題。

因此他建議,儘早籌建全國性網絡作家協會。“全國網絡作協作為網絡作家之家,可增強網絡作家的歸屬感、榮譽感、自豪感,有利於把他們團結凝聚在黨的周圍;同時,可從全國範圍內,統籌研究考慮政策舉措、工作任務和活動議題,提高工作的針對性和有效性。”陳崎嶸進而介紹道,近幾年來,全國已有16個省市先後成立了網絡作家協會(分會),一些市縣也開始嘗試成立網絡作家組織,“這些先行先試的地方,在實踐中探索了網絡作協開展工作的模式和方法,為成立全國性網絡作協打下了基礎,提供了範式”。

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網絡文學作家之家也是一樣。對此歐陽黔森表示,由於網絡文學創作、傳播門檻較低,因此需要嚴格管理傳播內容。

“我建議,責成文學網站管理層指派專人具體負責對網絡小説的內容審讀。”李掖平表示,同時,對網絡小説的管理與引領,應該緊扣網絡小説的特質,在豐富多元的題材中有機勾連起民族命運、國家未來和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以激發國民性格中的正能量。

在規範管理方面,民進中央在《關於規範、促進網絡文學發展的提案》中建議,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網絡作家協會;加強網絡文學研究,設立網絡文學獎項;規範開拓國內國外兩個市場,為網絡文學講好中國故事創造條件。

同時,這個“家”也需要被保護。今年兩會上,陳崎嶸就帶來了《關於加大打擊網絡盜版行為力度的提案》,建議著作權主管部門和網絡監管部門持續加大執法力度,多措並舉遏制盜版。“還要引導網絡文學平台充分尊重作家羣體權益,我建議主管部門引導網絡文學平台充分尊重原創、保護知識產權,為文化市場的持續繁榮營造良好的文學生態環境。”陳崎嶸説。